滇刓| 栠昹| 源刓| 陔匙嫌誥衵よ| ひ陲陔⑹| 羲猾瓮| 劼攝杻酘よ| 拶綬庈| 陔補| 膘す| 倓譴| 訧倓| 啞迶| ч栠| 攝鎖| 怮艙| 郅籵藷| 還瓮| 肅蔬| 陲吨| 酴旂| 需栠| 堁摩淜| 虞陔庈| 褸傑| 佷鰍| 竣瘀| 椅瞳| 螳蔬| 腦僚| 嘐埻| 湮肮⑹| 勀譴| 眽踢| す栠| 瘀刓| 盻陲| 恅假| 邧瑕| 虞傑| 拫妦| 嘉桾| 臅薀| 蚗荻| 鰍猿| 假瓮| 痑笣| へ牳| 酴刓庈| 藷狤| 皉蔬| ヲ瓮| 婝銘| 湮珣| 肣鍬瓮| 綬控| 朓碩| 齊⑨| 狦碩| 豪洈| 淜譴| 媽埭| 傖挕| 控漆| 疺埭| 儚噉| 笢蔬| | 畸玵| 湛谻| 磁捶| 鳩傑| ь碩藷| 蹤控| 肮假| 呦肅| 趙笣| 湮璩| 悎眧| 鼠假| 朊蔬| 鏍с| 恅荻| 鰍捶| 綻埻| 縝嶽цよ| 燮捶| 蔬蚐| 毞刓毞喀| 荻芞| 蟀蔬| 劓瓮| 蘆薯湛俓| 禍④| 刓陲| 詢ч| 疺鰍| 瘀怢| 蛦鍬| 梃瓮| 堁洈| 蝠諳| 滔傑| 揧瓮| | 韓漆| 拻虧| 奾祩| 劓瓮| 拻朘| 詢猁| 猿怢| 攪坒| 鎊傑| | 梲耒| 貌ざ| 犖諳| 栠埻| 還潳| ч啞蔬| 痔綬| 匐鼠刓| 刓栠| 陲陝| 饒ぞ| 酓阨| 剽韓肅④| 貌ざ| 埬ぱ綬| す荻| 鰍貌| 蒏栠| 鷥假| | 犖鰍| 渠藝| ч漆| 鎊傑| 債摩| 壎隴| 腺鍬| 嘗埭| 伈碩| 鏍猿| 痔乾| 蜓瓮| 獐踞綴よ| 韓吨| 羲堈| | | 譴堈| 淜す| 枆喳| 皊景| 癒肅| 鎮逌| 陝嶺囡酘よ| 瑂傑| 艙隅| 絞倯| 藷芛僱| 繙昹| 嫩鰍| 陏傑| 奻漆| 僚蜃| 盻抾瓮| 屙ぱ| 皊梅庈| ч栠| 絆菟| 濘刓| 僮酗鍛| 陔碩| ヲ瓮| 迋荻| 酗賅| 鰍瓮| 枘瓮| 湍鍛| ね傑| 踢栠| 脰鍬| ょょ慇嫌| 皊酴| 齊笣| 笭④| 淜堈| б模| 塗鏗| 奻漆| 銡栠| 喟陓| 假昹| 詢ч| 晊忭| 泬栠| 鰍埬| 蹕刓| 匐湛鍛| 肣褽| 伎湛| 渣饒| 葷笣| 藷狤| 羲糧| 拫嶺杻綴よ| 怍懂| 褗堁| 鞀繒| す商| 奻蚝| 肮蔬| 詢瓮| | 啞檄| 蔬昹| 僮酗鍛| 偕偕洈| 倓瓮| 笘矨| 鍾捶| 倓癒| 陲伈絢| 磁蔬| 樁睽| 淜埻| 幛笣| 虧豪| 湮肮瓮| 嫘假| 虞陔庈| 迖親迖| 倓弊| 崥湛| 喟酘| 慡隴| 塢笣| 綵竄絢| 蔬踩| 挕吨| 都笣| 耋篎| 噉鰍| 陔銜| 濘笣| 陔怍| 狾假| 躇刓| 邧啡| 閩鰍| 栦錘| 韓旂| 譙眢| 燮す| 窪阨| 伎湛| 朸喀| 穇漆| 嫘鍾| 侂蔬| 鴄傑| 挕犖躓
首頁 > 文匯報 > 讀書人 > 正文

在香港寫推理 我想說的是……

2019-09-18
■本地推理/科幻小說家:譚劍、望日、黑貓C及冒業等在書展展開對談。 尉瑋 攝

今年香港書展的主題是科幻/推理文學。說起推理小說,大家馬上會想到英國和日本的經典作品。其實,香港也有這麼一批創作者,為構造出精彩的詭計與謎題而絞盡腦汁!這天,在書展「類型小說作者圓桌會議──我們如何成為推理/科幻作家」講座中,譚劍、望日、黑貓C及冒業等就與讀者分享他們創作的小秘密。■文:草草

從看書的人變成寫書的人

在香港要以文為生談何容易,五位作家卻熱情不減。

以《古典力學的象徵謀殺》入圍台灣推理作家協會徵文獎的冒業,可說是香港的新進推理小說家之一。他16歲開始嘗試寫作,一開始就寫推理,「但是那時雖然詭計是原創,角色、人物卻是二次創作,所以只是在朋友間流傳。」後來看了一系列推理小說,又了解了「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」,看了許多台灣推理小說家,如寵物先生等的作品,激發了自己的創作慾望,「可以說,是台灣的推理作品啟發了我呢。」

寫出了《時間旅行社》的望日,原本則是公務員,在刻板的工作中找不到樂趣。後來偶爾在書店中看一本推理小說,心中不禁想「這我也能寫到唉!」笑說自己「自大」的他,開始寫作才嚐到苦頭,知道寫推理一點不容易。剛出道時,有出版社看中了望日的小說,推出一個系列的前三本後,因為銷情不理想,第四本的出版被擱置。「覺得好對不起讀者,都看不到結局。」推理小說在本地出版有諸多限制,望日乾脆自己成立獨立出版社為自己和其他推理小說家出書。陳浩基直呼他這招「太勁」,「就好像自己喜歡吃某間店的雲吞麵,麵檔倒了後,乾脆自己開一家店來做,好厲害!」

看到精彩的詭計和謎題設計就心癢癢,五人走上創作的道路,不多不少是為了不辜負自己心中的好故事。而寫作推理/科幻,也成就了他們之間的緣分。比如望日就是因為成立出版社,而認識了投稿的黑貓C,譚劍因為冒業精準分析他作品《黑夜旋律》的文章而與這位小了快二十年的作者成為忘年交。至於陳浩基和譚劍,則是因為互相欣賞作品而成為email「筆友」,後終於相見,發現二人原來住得很近,下樓遛狗都能碰上。而為人津津樂道的是,譚劍代表作《人形軟件》中的雲吞麵店,後來被陳浩基寫入了自己的書《網內人》中。「但我要投訴的是,他悄悄把這間店往他家的方向挪了好些。」譚劍後來在另一個講座上吐槽道。

寫詭計想謎題 大綱很重要

推理小說與科幻小說,都充滿娛樂性,抽絲剝繭、層層遞進,直看得人欲罷不能。創作這種類型小說到底有什麼秘訣呢?五人不約而同地表示,首要秘訣是,大綱少不了。

推理小說注重詭計設計與案件結構,探案的過程更要嚴謹合理。冒業說,他的其中一篇作品有1萬9千字,寫作前的大綱就有1萬2千字。黑貓C則說,寫推理自然要精密,創作通常從詭計開始想,不僅設計謎題,還要設想故事中的人物會怎麼看這個詭計,會怎麼破解,然後再想「怎麼破解他們的破解」,故事就不斷延展開去。但相較於大綱,他寫得更多的卻是人物設定,「人物設定和背景設定很詳細的話,我會很熟悉角色,感覺他們好像我的朋友一樣。然後就可以放他們在舞台上,讓他們自己去演出故事。」學計算機科學出身的陳浩基,寫作前的大綱準備也同樣嚴密,不僅有故事大綱,還有人物設定表、流程表,甚至稱呼表,「a怎麼稱呼b,b怎麼稱呼c……很瑣碎的資料都有。」

「寫小說骨架也是一個工程,工程上面做不好的話,之後的血肉隨時會塌掉。」譚劍說,「我們大家創作推理,會發現無可避免一定是從詭計開始,想了大綱和枝節,永遠是從結局再推回去。違背這個方法,也是可以做到,比如勞倫斯.卜洛克,他的有些作品,就是完全自由走法。這種寫法我覺得是更加困難。」譚劍說自己是通過編劇書而不是純文學書來學習講故事的,「於是我覺得事件和人物是不可或缺的一體兩面。人的行為表現在劇情中,劇情也會影響回人物。」他選擇的方式,是通過mind map來做大綱,將事件、人物、自己想要表達的概念和設定三方面分別梳理,一路寫一路調整。「但是腦圖是作者的觀點和想法,讀者看了以後的想法又是另一回事。我就會再畫一個時間線去講故事是如何發展的。」

寫推理小說費腦又刺激,五人甘之如飴。陳浩基說喜歡在洗澡時構思,譚劍在洗碗時突然靈感爆發,冒業則在等車時記下靈感。香港這座城市,混雜、豐富、充滿動感,可以為他們不停提供可供發揮的故事元素。

讀文匯報PDF版面

新聞排行
圖集
視頻
齊必 ョ嫌匙親繳鄴 詢陔⑹詢陔誰耋 栦朊側 蹕蹕惜淜 傖飲 奐慖 粕誧茠游 す假瓮
兜恅嗣 鎮昶盺 笫雖瓟埏 豪燦朘 迾綬⑹ 鎮鰍爵懈巹頗 條芶珨匐拻芶 坒囧庈矨皏楊薺督昢垀 間模戽游
⑧挌齬 假繚鰍 還鰍淜 栠Э 綻む嶺蒂 卼埣 猿蜓綸肮 坒囧庈綬梆馱妀奪燴垀 湮傚侁 ひ陲堍碩
https://www.whr.cc/bbsitemap.htm